移动版

广州国资发力:半年出手8家上市公司 3.6万亿国资家底

发布时间:2019-07-02 21:51    来源媒体:金融界

伴随着去年A股上市公司大面积出现股权质押危机,以及监管层号召为民企纾困的背景,资本雄厚的地方国资接盘上市公司股权成为资本市场的一大新动向。

四大一线城市之一的广州,素来以强大的国资系统为傲。但广州本地刚满百家的A股上市公司数量,使其在资本市场上的成绩明显落后于同省兄弟深圳。

就在最近,素有园林行业“北东方、南棕榈”之称的广州民企棕榈股份(行情002431,诊股)还被河南国资收入囊中,注册地也正式迁入河南,成为河南省第80家上市公司。而在此之前,位于广州花都区的LED封装巨头鸿利智汇(行情300219,诊股),也被四川省泸州市国资委旗下的泸州老窖(行情000568,诊股)集团拿下控股权。

上市公司数量本就不多,还被外地国资“挖墙脚”,或多或少有些尴尬,但广州也并非毫无动作。e公司记者注意到,近一段时间以来,广州国资也不断筹划对外“出击”,特别是频频出手收购外地上市公司股权。

近半年频频出手

6月24日,威创股份(行情002308,诊股)公告,控股股东威创投资拟向科学城(广州)投资集团(简称“科学城集团”)转让9100万股,占总股本的10%。6月21日,康芝药业(行情300086,诊股)公告,控股股东宏氏投资拟将10%的股份协议转让给广州高新投。转让完成后,后者将成为公司二股东。

6月20日,众应互联(行情002464,诊股)称,控股股东计划通过协议转让、定增等方式引入广州开发区产业基金成为公司股东,投资金额不低于8亿元,且不排除进一步与公司深入战略合作的可能性。5月16日,搜于特(行情002503,诊股)称,控股股东为给公司引进战略投资者,拟将其所持公司10%的股份转让给广州高新投。

今年5月,被誉为湖南工程机械“三驾马车”之一山河智能(行情002097,诊股)董事会换届,由广州市政府100%独资控股的大型国企万力集团,通过取得新一届董事会中的4个董事席位,正式执掌山河智能。在此之前,万力集团通过子公司受让山河智能原实控人6.2%的股份并接受其8%股份所涉及的表决权、提案权,同时受让公司其他股东所持合计14.24%的股份,合计掌控了山河智能28.43%的表决权,成为该公司控股股东。

今年3月,万宝集团子公司万宝长睿同样通过“股权转让+表决权委托”的方式斩获了金明精机(行情300281,诊股)27.35%的表决权,成为其控股股东。而在更早的2018年年底,利德曼(行情300289,诊股)、*ST鹏起(行情600614,诊股)两家公司也迎来广州国资入主。

在上述8家广州国资入股的企业中,除了威创股份是广州本地民营企业外,其他7家均为外地民营上市公司。如康芝药业就位于海南,众应互联地处江苏,*ST鹏起位于上海,利德曼远在北京,搜于特和金明精机则分别位于广东省内的东莞和汕头。

广州国资近期入股上市公司情况

从行业来看,上述企业以制造业为主,如山河智能和金明精机均主营专用机械设备,利德曼和康芝药业均属于生物医药行业,搜于特主营服装及供应链管理,*ST鹏起主营环保、军工,威创股份主营超高分辨率数字拼接墙系统及幼教服务。仅众应互联一家不属于制造业,主营互联网游戏相关业务。

在广州国资入股前,这些企业都存在着或轻或重的股权质押问题。如众应互联控股股东此前曾接近100%质押,股价也一度跌破平仓线;而山河智能、康芝药业等公司在股权转让前也都保持很高的质押比例。*ST鹏起原实控人的股权此前则是被法院轮候冻结。

侧重产业协同融合

连续多起股权转让看似眼花缭乱,但e公司记者注意到,广州国资入股大多以产业协同融合发展为目的。以控股山河智能的万力集团为例,该公司是一家以橡胶、化工和生产性服务业“2+1”板块为主业的国有大型实业企业集团,主要涉及轮胎、橡胶制品、化工、房地产、金融等领域。

万力集团总经理黄勇此前接受e公司记者采访时表示,双方的协同效应将会为山河智能带来更大市场空间,万力集团旗下有橡胶轮胎业务,这与山河智能工程机械业务相关联,此后双方可在产品业务方面协同。同时,国家正推进粤港澳大湾区建设,广东未来对工程机械需求势必加大,山河智能获得广州国资背景后,对其开拓粤港澳市场将有正面影响。

控股金明精机的万宝集团,是广州国资委全资持股的直属大型综合性国际化集团。据官网介绍,万宝1979年制造了国内第一台电冰箱。如今万宝集团拥有广州、青岛、合肥以及意大利ACC等十大生产基地,形成了中国最完整的制冷设备产业链、家电系列产品集群以及华南地区最有影响力的铸锻件生产基地。

从事薄膜吹塑设备、中空成型设备等专用机械的金明精机,与万宝集团自身的制造业务也存在不少交集。万宝集团在受让股权时曾表示,看好金明精机在智能化薄膜装备、智慧工厂及相关产业领域的发展前景,成为公司新的投资者,能够为公司经营发展提供全方位的支持。

广州高新投在与康芝药业大股东签订《股份转让协议》的同时,还与康芝药业签订了一份战略合作协议,双方将通过优势互补发展生物医药产业,康芝药业将筹划在广州国际生物岛设立集团研发中心,并积极推动产业上下游关联企业在广州黄埔区、开发区等地落户。

而广州高新投正是广州开发区管委会100%控股的企业,也是开发区内设立最早、实力最强的国有企业,在资金实力、政策扶持、产业运营、园区建设等方面的优势,刚好可为康芝药业有关项目落地广州提供扶持。

与康芝药业类似,威创股份也与入股方科学城集团签署了战略合作协议,双方拟共同推动在儿童教育文化产业、城市更新改造项目、国际教育、超高清视频产业、产业投资基金等多方面的合作。

记者注意到,广州市国资委此前公开发布的2019年工作安排中明确指出,加快推进创新园区开发建设,支持新能源汽车、装配式绿色建筑、高端装备、生物医药、文化创意等新产业发展。而在上述企业中,山河智能、金明精机就属于高端装备领域,而康芝药业、利德曼属于生物医药产业,众应互联则属于文化创意产业的范畴内。

对此,一位不愿具名的广州金融业高管告诉记者,从国资角度来说,(入股民营企业)有着国企改革的背景因素。“一方面可能存在通过并购填补短板、支持战略新产业发展的需求;另一方面,很多地方国资旗下还有大量的资产需要证券化,直接IPO可能不符合条件或者等待时间太长,收购一些上市公司再谋求进一步的资本运作或直接借壳,都是相对便捷的方式。”

而从被入股的标的来看,也会有几方面的考虑:第一,从去年开始,许多民企大股东质押过高,谋求国资入股纾困,这是一个大背景;第二,如今小市值的上市公司越来越被边缘化,上市公司平台的价值也远不如从前,一些企业的大股东也在谋求变现;第三,部分民企在取得国资参股或控股后,有可能得到更多的资源或扶持。

上市公司数量“掉队”

随着资本市场不断被国家提升到更高的战略高度,地方上市公司数量也成为折射各地经济发展水平,衡量新兴产业潜在空间的重要依据。但就广州而言,在资本市场上的成绩似乎不尽如人意。

1992年,绿景控股(行情000502,诊股)的前身琼能源A在深交所正式挂牌,成为了广州第一家A股上市公司。到了2019年,新媒股份(行情300770,诊股)和因赛集团(行情300781,诊股)这两家企业的上市,终于让广州本地A股上市公司数量达到了100家。

百家上市公司虽然不易,但相比其他一线城市则逊色不少。北京上海尚且不提,就连与广州相隔百公里的深圳,A股上市公司数量已经接近300家,与广州拉开了近两倍的差距。不仅如此,就连杭州、苏州这些“二线城市”,近年来都纷纷突破100家上市公司,这也被一些人用作看衰广州从一线城市“掉队”的依据。

对于这一现象,中山大学岭南学院经济系教授林江在接受e公司记者采访时表示,这一问题要追溯到广州经济过去多年的发展历程上。“广州早期的产业一直以传统制造业、商业贸易等行业为主,而且在这些产业中占据主导地位的大多是国企,比如排名靠前的都是‘广汽’、‘广药’这些‘国字头’。”

“深圳则完全不同,成立时就是‘一张白纸’,基本没有什么国企,所以导致必须依靠民营资本、民营企业,这也倒逼政府加大对民营企业的扶持力度和服务质量,再加上深交所的成立,也让深圳在金融上也具备了无可比拟的优势,在深圳上市的大多数也都是民营科技创新型的企业。”

林江认为,相比深圳,广州的产业结构和发展历程更像是一个“小版”的上海,都是以传统产业和国有企业为主,这也导致过去政府在经济发展中必然会倚重国企,民营企业的地位自然没有那么重。但上海毕竟有着远东金融中心的地位,而且上交所的成立也让上海的企业天然具备接近资本市场的优势,这个优势相对于广州也是非常显著的。

中国(深圳)开发研究院金融与现代产业研究所副所长余凌曲也持类似观点。他认为,广州过去在商业、传统产业和国有经济等方面非常成功,所以一度没有太大的压力去转型升级,从民营经济、创新发展找突破口。

事实上,“国强民弱”确实是广州上市公司中的一大特点。据统计,广州上市公司中的国企数量虽然仅占三成左右,但在营收、净利润排名前十的企业中,国企占了70%。余凌曲表示,资本市场有强者恒强的“马太效应”,也对广州发展(行情600098,诊股)更多上市公司有所影响,尤其是新的科技创新的潮流在于平台经济,一家平台做大之后其他的就很难生存。

如今,这一现象也逐渐引起管理层的重视。“加大力度推动企业上市挂牌”被写入了2019年广州市政府工作报告。广州市市长温国辉在作政府工作报告时专门强调,要完善金融支持体系,用好科技成果产业化引导基金,扩大科技信贷风险补偿资金池规模,支持科技企业在境内外上市。

今年3月,上交所南方中心正式揭牌落户广州,成为上交所第一个也是目前唯一一个区域总部,将以广州为中心,辐射广东、福建、海南等地区,提供资本市场相关服务,并为上述地区科技创新型企业了解相关政策提供便利,助力企业对接科创板。如今,方邦电子、禾信仪器等一批广州科技型企业正在积极申报谋求登陆科创板舞台。

国资并购基金启动

除了通过IPO的渠道增加上市公司数量之外,伴随着去年A股上市公司大面积出现股权质押危机以及监管层号召为民企纾困的背景,地方国资在资本市场的动作活跃起来。其中又以河南、陕西等中部省份国资表现尤为凌厉,已在包括广东在内的发达省份拿下10余家上市公司控制权。

事实上,广州国资的动作同样不小,就连市政府层面也公开鼓励对外投资入股。

2018年8月初,广州市政府出台的《关于市属国有企业发展混合所有制经济的实施意见》中就明确提出,鼓励国有企业围绕主业产业链,通过投资入股、并购重组等方式,与非国有企业进行股权融合、战略合作、资源整合,发展混合所有制经济。

不久后,广州市又出台了《关于促进国资国企改革创新发展的实施意见》,明确支持国有资本投资运营公司以市场化方式,对公共服务、高新技术、生态环保、战略性产业和对国有企业主营业务能发挥重要支撑或互补作用等领域的优质非国有企业进行股权投资。

2018年12月,广汽集团(行情601238,诊股)、珠江啤酒(行情002461,诊股)双双发布公告称,拟参与设立“广州国资产业发展并购基金”,基金管理人为广州市中小企业发展基金有限公司,基金总规模不超过33.1亿元。其中广州国发出资5亿元,广汽集团出资3亿元,珠江啤酒出资1亿元。

公告介绍,并购基金的主要投向包括三个方面,一是广州市层面战略性重大并购项目,二是具有原创性技术、稀缺资源的企业,三是市场价值低估的资产或上市公司。设立该基金的目的在于集合广州市属国企的资源,用于广州市属国企战略并购,支持广州国资国企转型升级、布局未来,促进国有企业与民营企业优势互补、融合发展、实现国资价值增长。

e公司记者通过企查查获悉,广州国资产业发展并购基金已于2019年1月2日成立,股东层面上除了前述出资人,还包括白云山(行情600332,诊股)的控股股东广药集团、越秀金控(行情000987,诊股)的控股股东越秀集团、岭南控股(行情000524,诊股)的控股股东岭南集团、广电运通(行情002152,诊股)的控股股东广州无线电集团、广州港(行情601228,诊股)控股股东广州港集团以及万力集团、万宝长睿等。可以说,这是一支集合了广州最强国企力量的“旗舰级”并购基金。

目前来看,该并购基金还鲜有直接入股上市公司的案例,其唯一对外投资设立的企业是广州恒翼投资发展合伙企业(有限合伙)(简称“恒翼投资”),而恒翼投资此前就在万力集团控股山河智能的过程中,扮演了万力集团一致行动人的角色,共同参与了入股。

今年4月,广州市政府印发《关于支持广州市民营上市公司稳定发展的若干措施》,提出将在市属国有企业出资30亿元组建国资产业并购基金的基础上,形成总规模200亿元的民营上市公司并购纾困基金,在符合相关规定的前提下收购民营上市公司控股股东股权或对上市公司实施增资扩股,探索利用夹层投资、私募份额交易做市基金等方式纾解民营上市公司融资困难。同时,广州还支持市属国有企业发行纾困债,利用国有企业信用水平降低民营上市公司融资成本。

对于广州国资的积极动作,林江认为,不排除广州有着积极改善资本市场形象以及谋求赶上资本市场发展“快车道”的内在动因,但投资并购最关键的还是产业整合。“国企的文化与民企是否融合,在管理上是否会对民企带来限制,双方的业务怎样协同,这些都是整合中的难题。而不仅仅只是花了钱,买了股权,事情就解决了。”

3.6万亿国资“家底”

素有“千年商都”之称,又长年占据“中国第三城”地位的广州,确实拥有一份令人艳羡的殷实家底。

据广州市国资委官网数据显示,截至2018年年末,广州市、区两级国企资产总额达3.57万亿元,净资产9945.7亿元。其中市属国企资产总额3.35万亿元、净资产8925.3亿元;市属国企2018年全年实现营收7603.5亿元,同比增长8.6%,实现利润总额652.3亿元,同比增长5.4%(其中经营性利润增长8%)。

在资产规模方面,2018年广州市属国企资产总额是2005年的7.25倍,国企净资产是2005年的6.46倍,国有资产规模仅次于京津沪渝四大直辖市,在副省级城市中位列第一。

翻开广州市国资委直接监管企业目录,共计33家企业构成了广州市的名片。据统计,市属国企资产千亿级、百亿级企业分别达7家和25家;营收达千亿级企业1家,百亿级企业16家;入围世界500强、中国500强、中国制造业500强、中国服务业500强的企业分别为1家、6家、6家和11家。

这些企业中,还有着不少细分领域的全国第一甚至世界第一。其中,唯一一家千亿级营收企业广汽集团(601238)已经连续6年入围世界500强,且排名首次入围提升了281个位次。广药集团连续7年蝉联“中国制药工业百强榜”第一位,保持了中国最大制药工业企业的行业地位。

广州港(601228)在2018年完成了集装箱吞吐量2192万箱,反超了一些外贸强港,货物和集装箱吞吐量排名全国第四、全球第五。珠江钢琴(行情002678,诊股)则持续巩固全球钢琴产销规模第一的地位,蝉联“中国乐器行业十强企业”第一名。广州无线电集团旗下的两家上市公司广电运通(002152)和海格通信(行情002465,诊股)则分别在ATM和短波通信设备领域均位居国内市场份额第一。

从盈利能力来看,广州国企中排名前三的分别为广汽集团、广药集团和广州港。其中广汽集团又以一己之力贡献了2018年广州市属国企净利润的1/6。

虽然家底丰盈,但广州国企也并非毫无短板。在2018年11月广州市政府向广州市人大常委会提交的《关于2017年度广州市国有资产管理情况的综合报告》就曾“自揭老底”。

《报告》称,在企业及金融类企业国有资产管理方面,创新能力仍显不足。在近两年大幅提升研发投入水平的情况下,年均研发总投入也仅有95亿元,只占营业收入的1.5%左右,尚有部分企业未设立研发中心,创新型领军企业较为缺乏,高新技术产品产值率多年在45%左右徘徊,创新成果总数不多,近两年专利申请量增速较全市偏低。

针对“创新”上的短板,广州市国资委主任陈浩钿今年5月在出席活动时公开表示:“广州国资系统今年将推出‘创新八条措施’,全面夯实自主创新基础,加快推进创新园区开发建设,构建高端化创新人才队伍,落实创新发展举措,让创新成为推动国企高质量发展的强大动力。”

申请时请注明股票名称